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史志宣教  > 史志讲坛  > 查看详情

周玉昌智杀日军宪兵队长

2020-09-16 09:26:20       来源: 中共株洲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编纂室)

       1944年日军侵占攸县渌田时,这里出了个智杀日寇宪兵队长的周玉昌。

       周玉昌,排行第五,又叫周五仔,一米七八的个儿,精灵能干,是攸县渌田镇下大洲旷家湾人,因家贫只读过一年半私塾。舅舅陈和清是当地有名的武秀才,玉昌从小耳濡目染,深受影响。因家贫弟兄多,为了寻口饭吃,他只得出家到南岳祝圣寺当了和尚,跟着师父空野法师练得一身好武艺。由于他胆子特别大,秉性狂野,别人不敢想的事,他偏能做得出来。终因屡犯寺规,结果被撵出寺院,还俗回家种田。

       攸县沦陷那年,已经24岁的周玉昌还未成亲。一次他因腹泻从大洲墟上买了几付草药回来,不幸在路上被鬼子捉住了,鬼子叫他将一头足有200多斤重的猪,背到渌田去。怎奈他几天的腹泻已拉得浑身无力腿发酸,哪能背得动?鬼子以为他装病,围过来就是一顿拳打足踢,打得他昏倒在地,有个鬼子还舞着刺刀要杀了他,恰在这时玉昌拉了满裤子稀屎,臭得要命,鬼子看到这般情景,“叽叽呱呱”地捂着鼻子匆匆离去。周玉昌苏醒后,只觉得浑身剧痛,艰难地站起来,吐了几口鲜血,强忍着疼痛,慢慢移回了家。对于横行无忌的鬼子,他已恨之入骨。决心寻找门路打鬼子去,就是战死在沙场上也甘心。正在这时,国民党别动队有个中队进驻大洲墟上,本来周玉昌也知道这个别动队的名声不太好,但为了打鬼子,总得要有武器。为此,他找到这个别动队中队长马天柱少校提出了当兵打鬼子的要求。对周玉昌的武艺早有所闻的马天柱,望着他沉思良久,决定先试试他的功力如何,便指着门前一颗酒瓶粗细的樟树,叫他当众拔出来。周玉昌二话没说,双臂扭住小樟树摇了两下,运足气力一使劲连根带泥拔了个底朝天。马队长看了点头表示满意,于是将他安排在自己直管的中队编外侦察组当了一名便衣侦察员。

攸县老县城

       周玉昌搞侦察还有点机灵劲,他经常身穿便服暗藏短枪,来往于渌田日军驻地侦察敌情。有一天早晨大雾,伸手不见五指,他乘敌不备,将敌人一匹枣红色战马骑了回来。马队长见了十分高兴地说:“看你这机灵鬼还真有点本事。我批准给你记功一次。”周玉昌听了却很不满足地说:“搞一匹马算得什么,宰掉那个‘大胡子’还差不多呢。”那个大胡子就是日军驻渌田镇的宪兵队长松本次郎,这家伙穷凶极恶,杀人如麻,在渌田一带提起他没有不恨他的。

        打那以后,马队长更加信任周玉昌,并提拔他担任编外侦察组副组长。

        周玉昌寻思,要宰掉大胡子,非得渌田“维持会”会长蔡华宇作内线不可。他想:蔡能为鬼子办事,就不能为我所用吗?于是他拿定主意,几次找蔡华宇软硬兼施地进行秘密谈判,并对其警告说:“只要你蔡华宇肯配合我们行动,出了事你全推在别动队身上就行了,否则别怪我枪下无情……”大凡汉奸都有个共同特点:贪生怕死。蔡华宇只得答应下来。

       1945年1月18日,周玉昌带着2个身藏匕首的便衣侦察员,潜入渌田镇上,蔡华宇安排他们在蔡文波的店子里等候。不久大胡子队长果真欣然驾到,蔡华宇要店主上菜斟酒,盛情款待,并伸出姆指将周玉昌介绍给大胡子队长说:“他是我的好朋友,大大的好人。”大胡子看了周玉昌一眼,点点头以示信任。周玉昌与蔡华宇陪着大胡子轮流敬酒,将大胡子灌得酩酊大醉。这时,蔡华宇怕脱不了干系,借故离席而去,周玉昌见机拔出匕首朝大胡子的咽喉刺去,一时慌乱竟刺进大胡子的嘴里。大胡子正要反抗,周玉昌猛力将匕首拔出,又是一刀刺去,这时,大胡子一跃而起,两人便打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藏在屋外的2个侦察员闻声冲进来,3人联手将日本这个大胡子队长杀了。事发后,象捅烂了马蜂窝一样,鬼子立即在渌田全镇戒严,到处捉拿别动队。蔡华宇也在怀疑之列,但他花言巧语总算推到了别动队身上,才脱了干系。

       大胡子被杀的消息传开后,渌田镇远近各村落以及安仁县的扶塘、龙家湾,衡山县的草市、高塘、石塘等乡村的农民,无不高兴称快,奔走相告。马天柱队长对周玉昌等英勇果敢、智杀敌宪兵队长的行动十分赞赏,并为之庆功请赏。从此,别动队的声威也随之大震。

周玉昌家乡攸县渌田的搭水桥(原名渌溪桥)

       大胡子队长被除掉之后,鬼子如丧考妣,一则大施淫威,对大洲垅实行残酷扫荡,声称要消灭别动队,血洗大洲垅;二则鬼子内部也人人担惊受怕,提心吊胆。汉奸蔡华宇为了表达他效忠皇军的决心,竟然向鬼子告了密,出卖了抗日英雄周玉昌。日军旋即四处派人侦察别动队的驻地及其布防情况,了解周玉昌的出没地方等。

       1945年2月25日夜,当蔡华宇通过其耳目打听到周玉昌正在上大洲江边屋场未婚妻家里喝年酒时,便亲自为鬼子引路,乘夜渡过永乐江包围了江边屋场。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慌了周玉昌的岳母娘,周玉昌隔窗一看是鬼子,心想,这次很难逃得出去了。于是顺手拿着木棍闪在门侧,待鬼子破门而入时,一个鬼子的头挨了他狠狠一棍,嗷嗷直叫倒在地上,但终因寡不敌众,周玉昌被鬼子抓住了。敌人怕他逃跑,就用粗棕绳将他紧紧捆在梯子上,抓了2个民伕抬往渌田镇。

       在渌田,鬼子先是将周玉昌全身衣裤撕下来,要他说出别动队的驻地与去向。可任你怎么拷打,他矢口不吐一字。鬼子无可奈何,就强迫他喝下一盅浓盐水,接着施以酷刑,把他的两脚后跟筋割断。将他的左脚心与右手心用刀戳穿,用铁丝穿入孔内,胸脯朝地反吊在扶梯上,痛得他几次晕死过去。这位抗日精英就这样被挂了一夜。第二天,敌人在他的腿上割去两块肉,第三天,割去他两只耳朵,第四天,挖掉他一只眼睛,可是周玉昌对敌人惨绝人寰的酷刑,毫不畏惧,一当苏醒过来,就用微弱声音骂不绝口,第五天,敌人硬是将他活活折磨至死,并将他的尸体劈成四块,暴尸荒野。

       周玉昌被鬼子杀害时,年仅25岁。他只是被日本鬼子杀害的千千万万个中国人中的一个,但他抗日杀敌的英勇事迹却永远在攸县渌田一带传颂。

       注:本文原载《株洲鉴往》,作者:陈燕熙

友情链接: 人民网新华网中国政府网株洲政府网株洲新闻网红网株洲站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网站中国方志网百年湘潮网湖南数字方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