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史志宣教  > 史志讲坛  > 查看详情

根据地上的游击骁将——记抗战中的陈外欧将军

2020-09-14 16:18:47       来源: 中共株洲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编纂室)

       陈外欧,一位从茶陵严塘官冲走出的共和国开国将领,参加了湘赣、湘鄂川黔苏区反“围剿”、长征以及百团大战和宜川、西府陇东、扶眉等战役。抗日战争期间,陈外欧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响应号召,带头生产,成为一名屡建奇功的优秀将领。

夜袭先遣建头功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日本政府决定向华北增派援军,扩大侵略战争。8月25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共3个师4.5万余人。红六军团在陕西富平县召开大会,宣布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一二0师三五九旅。由于部队缩编,陈外欧任三五九旅七一七团一营营长,两个月后,任七一七团副团长。

陈外欧照片

       部队改编后,七一七团从陕西富平县开拔,东渡黄河抵达山西忻县,辗转于晋冀地区,发展游击战争,壮大抗日武装。1938年2月,一二O师发起对晋西北日军战役大反攻,首先以夜袭平社火车站为先导。为打好这关键性的第一仗,决定由三五九旅善于打硬仗夜战的七一七团去完成。

       22日,陈外欧受命后,带领一营来到了平社车站附近进行周密战斗部署。深夜,兵分三路包抄车站,切断电话线路,破坏铁丝网络,歼敌50多名,俘获日兵10余名。接着,破坏站内铁路设施,焚烧火车、仓库粮食 ,收缴机枪2挺及一些枪支弹药。

       陈外欧率部撤出平社战斗后,途经平社镇又与200余名守军发生激战,歼敌一部。战斗至23日清晨,平社镇日军在援兵的接应下,弃防向东北逃窜。陈外欧率部乘胜追击,连克豆罗村、麻会镇两敌据点。

伏击尖刀慑敌威

        1938年2月24日,七一七团攻克铁路东侧关城镇、石岭关2个据点,守敌南逃。25日拂晓,七一七团以两个连在关城镇西北设下埋伏,七一七团主力转至平社镇以西待命。8时许,敌寇24辆汽车从北向南驰来,设伏部队在上佐村附近发起出击,因地形不利,遭敌火力拦截,形成对峙状态。陈外欧立即火速派2个连增援,从上佐村两侧攻击,击毁日军汽车2辆。日寇见势不妙,则收缩兵力,凭借有利地形固守待援。日军增派援兵300余名,出动飞机8架,向七一七团阵地投弹数十枚。敌强我弱,为保存革命有生力量,七一七团停止进攻,撤出战斗,日军也仓皇南逃。

陈外欧与妻子合影

       为配合国民党部队徐州会战,八路军总部命令一二O师向同蒲路北段出击,破坏日寇交通,袭击敌兵据点,截击敌运输车辆,牵制日军兵力向徐州增援。三五九旅命令七一七团攻击播明车站。5月9日,七一七团主力附工兵排向大原到忻州段出击,三营九连主攻播明车站,七连、八连置于部落镇及金山铺设下埋伏待敌。9时30分,在金山铺设伏的部队发现三节运兵火车,向忻州方向行驶,待敌火车距八路军地雷区50米时,陈外欧命令指战员们开始战斗,地雷被拉响,火车加速而逃,设伏的投弹手立即投弹,毙伤日兵30多名。

       1938年5月13日夜晚,陈外欧率领一营攻打高村车站。高村车站日兵守军戒备森严,周围密布铁丝网。当一营战士冲破铁丝网时,被日兵发现拉响了警报,守敌紧闭车站,以猛烈的火力阻击我军。陈外欧高声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冲破铁丝网,占领有利地形攻击敌人。”指战员们奋勇向前冲破铁丝网后,他部署一、二连从两个侧面突击进入站内占领两座房屋。日军以密集的火力阻止八路军接近。突击分队冒着枪林弹雨,最终登上站房屋顶,居高临下,在屋顶打孔挖洞,向屋内投掷手榴弹。敌兵支撑不住猛烈火力,退缩于站内地下工事负隅顽抗,死不缴械投降。陈外欧指挥大家寻找汽油和易燃物点燃,将几十名日军葬身于熊熊的大火中。

文武双全的高级指战员

        1938年8月,三五九旅为培养军事人才,以适应敌后抗战的迫切需要,决定成立教导营,从事军事教育多年、教学经验丰富的陈外欧,再次兼任教导营营长,王恩茂兼政委。

1944年11月,毛泽东与八路军南下支队团以上

干部合影,前排右二为王震,右一是陈外欧

       教导营办学是在艰苦战斗的环境下进行的,距离灵丘县城不到四五十里路程,日军飞机经常前来狂轰滥炸,人员伤亡、房屋倒塌,搅得人们不得安宁。为躲避敌人空袭,以连为单位分排在深山老林上课。陈外欧坚持因材施教,教学相长,互帮互学,增强教学成效。学员文化程度高低不一,分别编班授课。夜间,首先训练教员,然后,由教员白天到班上讲课,陈外欧到课堂观摩。对于重点难点军事课题,陈外欧不厌其烦,动笔备课授课。

       陈外欧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的办学指导思想,为加强敌后游击战教学与实践活动,别开生面地进行了实战演练。陈外欧指派10名学员夜袭驻扎陆堰间的日军,搅得日寇惊恐不安,次日龟缩在灵丘城不敢出来骚扰百姓,通过实战演练,总结经验教训,使学员们加深了组织游击小分队偷袭敌人战术理论的理解。

       教导营第二期学员任晨评价陈外欧说:“他既是文武双全的高级指战员,又是侮人不倦的良师益友。他赠送了当时十分紧缺的教材给我,如刘伯承《战术问答》、朱德《游击战术》和《队列条令》《苏联红军战斗条令》,使我终身受益匪浅。”

上下细腰涧歼灭战大捷

       上下细腰涧歼灭战是三五九旅敌后抗日游击战中重要的战斗,陈外欧率领教导营指战员在这一战斗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1939年5月,三五九旅取得细腰涧战斗的胜利

 

       1939年5月9日,日寇从五台山周围调集了1万多人马,五路分进合击,妄图将七一七团聚歼于五台山之台怀镇地区。三五九旅各团当时正处于分散对敌状态。旅部新近移至神堂堡地区驻扎,七一七团驻地距旅部有三四天的路程,并与旅部暂时中断了联系,七一八团驻扎灵丘县城西南部,离旅部也有三四天的路程。七一九团远在冀西行唐、灵寿执行任务,旅直骑兵大队虽有200多人马,但在大营、砂河两个敌据点周围活动,距旅部也有100多里。紧靠旅部的只有陈外欧率领的教导营在神堂堡进行军事训练。危急之时,三五九旅旅长兼政委王震心急如焚,手中能掌握的部队只有教导营和骑兵大队。教导营不少学员是红军干部,是三五九旅的骨干力量,不到万不得已,是舍不得使用它作为战斗集体同敌人拼杀的。关键时刻,王震与陈外欧分析了日军进兵态势,研究了战斗部署,向陈外欧交待了战斗任务。

       随后,陈外欧召开了教导营各队领导干部会议,分析介绍了敌情,按照王震旅长的指示,命令教导营二队的一个排,尾追并拖住来自大营的这一路敌人,诱敌返回神堂堡一带,以待七一八团来歼灭该敌,接应七一七团突围。李桂廉副队长率领20多名学员,不久追到白坡地区,发现日寇大队人马准备宿营的样子,遂占领两侧山头,向敌人以火力急袭。敌以后卫分队向我区反击,冲了几次都被红军先遣排打退。由于鬼子不敢夜战,就地龟缩起来烧火做饭。先遣排又摸进村袭击敌军。

1977年,陈外欧的全家福

       第二天拂晓,当敌人组织反扑时,红军骑兵大队赶到,接替了先遣排的战斗任务,边打边退,诱敌从西南面山沟进至神堂堡附近,骑兵大队又转到敌人的侧翼活动。陈外欧指挥教导营一队、二队占领北山,教导营三队占领南山,把敌人放进神堂堡,只零星地放几枪,停停打打。敌兵摸不清,既不敢进村,又无进攻目标,聚集在村外近处河滩,盲目地向山上乱开炮,进行火力侦察。当鬼子刚进村时,突然遭受红军教导营二队从山上猛烈射击,鬼子又仓促疏散应战,到处疯狂射击。二队看准敌人摸不准情况的弱点,便分散成小分队,以火力与敌人打麻雀战。为避免伤亡,在山上便用同一火器变换好几个位置发射,以迷惑敌人。鬼子见满山都打枪,更摸不着头脑,只好退往后沟。陈外欧营长命令一队、三队指战员,先前一弹不发,以吸引敌人往里靠,过些时刻当敌人仍在原地不往里靠,大有收缩逃走之势时,陈外欧号令一队、三队全线开火,引得敌人往山上开枪放炮,重新展开了一次缴烈的火力战斗。使敌人欲退不能,欲战不成,犹豫不决,在山沟里团团转。而教导营凭借熟悉的地形,部队灵活地运动着,神出鬼没,在山石、壁缝间打击敌人,把鬼子整得疲惫不堪,一直被教导营拖在神堂堡西南的河谷里。

       第三天,敌军准备往青羊口方向撤退,教导营二队又组织几个小分队,带足手榴弹,连续对敌袭击,整整折腾了大半天。恰在此时,七一八团三个营先后赶来,在青羊口至洞门沟的山地,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把敌人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教导营、骑兵大队、七一八团把来自北路之敌钳制战斗了5个昼夜。敌军被我军猛烈的火力打得焦头烂额,精疲力竭,无力向神堂堡前进,被迫退向上下细腰涧企图夺路逃回砂河据点。

陈外欧将军故里——茶陵县严塘

       七一七团发现几路日军前来围攻时,开始了夜间突围,在和旅部中断联系后,只有按大的方位转移会合旅的主力部队。经过3天3夜在数路日军间隙穿插到达上下细腰涧,在团长刘转连、政委晏福生的指挥下,集中全团大部轻重机枪向敌集中射击,命令部队由北而南向敌展开猛烈冲击,将敌川濑大队大部歼灭。

       三五九旅进行的上下细腰涧歼灭战,从5月9日至15日战果辉煌,毙敌1000多名,俘敌10余名,收容伤兵50余人,缴获九二式步兵炮2门、迫击炮3门、重机枪6挺、步马枪450多支、战马百余匹,以及其他物资装备甚为丰富。下细腰涧战斗的胜利,粉粹了日军向我五台地区大规模的4 路围攻,为保卫边区作出了贡献。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致电祝贺。晋察冀军区还通令嘉奖了三五九 旅全体指战员,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也发来电报,对三五九 旅取得下细腰涧大捷,表示热烈的祝贺。同时,还奖给全旅2000 元。战后,举行祝捷大会,2万多军民参加大会共庆战斗胜利,鼓舞了广大军民抗日斗志,打击了北部日伪军的嚣张气焰。后来在缴获的日军文件通报中记载:“该部(指三五九旅),系贺龙旧部,虽经多次战斗受挫,元气尚在,华北日军接触时,宜慎之戒之。”

       王震旅长在祝捷大会上总结中说:“陈外欧指挥教导营参加这次战斗是英勇的、顽强的、果断的,对战斗的胜利是作出了贡献的。”

       注:本文原载《株洲鉴往》

友情链接: 人民网新华网中国政府网株洲政府网株洲新闻网红网株洲站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网站中国方志网百年湘潮网湖南数字方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