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史志宣教  > 红色印记  > 查看详情

接龙桥上的枪声

2017-11-12 21:32:33       来源: 中共株洲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编纂室

王锡堂
  这是l928年4月下旬毛委员在酃县县城亲自指挥的一场阻击战。
  湘赣边界的3月,气候变幻莫测,时而风和日丽,时而淫雨霏霏,就在一个春风轻拂、乍暖还寒的早晨,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离开酃县中村,向湘南出发了。他们是昨天接到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部队和湘南农军向井冈山转移的消息,作出这一行动计划的。
毛委员率部队一路浩荡,在桂东、汝城击溃了何其朗、胡风章两支匪部,随即来到资兴龙溪洞,与肖克率领的宜章独立营巧遇。在工农革命军的掩护下,朱德率部经耒阳、安仁、茶陵向酃县、宁冈前进。毛委员得知情况后,马上作出决定,率部返回酃县。
  刚在洣泉书院住下,毛泽东就获取一条敌情,湘敌吴尚第八军张敬兮团和罗定率领的攸茶挨户团正离开茶陵,向酃县窜来。情况万分火急,毛泽东叫来张子清、宛希先等几位同志一同商量。他沉静地说:“一个多月来,我们蔸了一个大圈子,大家都练成铁拐李了!这些日子,我们几乎天天打仗,同志们都很辛苦,而敌人不给我们半点喘息的时间,今天我又接到敌情,吴尚正派两个团的兵力向酃县窜来,他们妄图追上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和湘南农军,把起义军消灭在半路上,我们决不能让他们阴谋得逞,我们就在酃县城干他一家伙,给朱德、陈毅部队解除后顾之忧,现在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张子清说: “同志们士气很高,都想打大仗,发大财,消灭更多的敌人,缴获更多的枪炮。”
“那好,我们就先研究一下战斗的打法,下午就进行动员。”毛委员说完,就指着挂在墙上的地图,进行了具体部署。
下午,一阵紧急的军号声响过之后,洣泉书院前的大操坪里召来了第一团全体战士。毛委员站在台阶上,声如洪钟地说:“告诉同志们一个好消息,同志们平时想打大仗,发大财,这个机会到了。目前,朱德、陈毅率领的部队正向井冈山转移,敌人也派两个团的兵力分两路追击而来,我们就要在这里,给他个厉害看看。”
张子清团长接着说:“毛委员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就是相信我们一定能把这一仗打好。这一仗,敌我力量虽然相差悬殊,但我们个个都是大智大勇的精兵,叉有毛委员的亲自指挥,又
有群众的支持,又能充分利用有利地形,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在酃县打一个以少胜多的漂亮仗,让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和湘南农军顺利到达井冈山。同志们,有信心吗?”
“有!”1000余名指战员齐声回答。
“有!’’群山轰呜,发出巨大的回音。
接着,张子清进行了具体部署:一营为左翼,由员一民、宛希先率领,扼守城西湘山寺高地;三营为右翼,由张子清、伍中豪率领,占领湘山寺对面的天鹅仙、咯嘛形高地,与左翼部队遥相呼应,控制湘赣大道;由毛泽东、何挺颍率领团部直属部队,据守接龙桥一带,掌握全军,酃县地方武装和群众担任后备和抬担架的工作。
部署完毕以后,马上在两个高地安排了哨兵。
傍晚时分,天空响起隆隆雷声,乌云顷刻翻滚、奔涌,张子清笑着对毛委员说:“暴风雨就要来了!”毛委员风趣而又意味深长地说:“让他来吧,暴风雨过后,太阳就要出来。
次日中午,湘山寺上突然响起“砰!砰!”的清脆枪声。全团指战员迅速撂下饭碗,按预定路线,分三路登上高地。张子清团长举起望远镜,望着蜂拥而来的敌人,回头对伍中豪说:“来势真不小。还真有点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味道呢?”
随着张予清的一声枪响,左右两翼同时开火了。这时,枪声、喊声和雷声搅成一片,敌人组织多次冲锋,都被我军一一击退,狼狈逃了回去。
下午四时,敌人集中优势兵力,由张敬兮亲自督战,向我军高地发动第十次进攻,步枪、重机枪、迫击炮一齐扫来,不少战士中弹,倒在血泊里。正打得难分难解之时,猛听得敌后枪声骤起,原来是毛委员听到激烈枪声,率部插入后方,把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张子清听到敌后枪声,立即跃出战壕,举起手枪高呼:“同志们冲啊!”全体将士一跃而起,旋风般地卷向敌人,敌人抵挡不住,纷纷弃枪逃窜。然而就在此时,一颗罪恶的子弹飕地飞来,射进了张子清团长的左脚板,他身体摇晃一下,随即晕了过去。
我军三路人马合兵一处,把敌人重重围住,消灭在碧江河边,张敬兮、罗定好似丧家之犬,丧魂落魄地逃往茶陵去了。
黄昏时刻,古老的酃县城沉浸在一片胜利的狂欢之中,可在队伍中没有张子清。毛泽东闻讯后,迅速来到临时设立的医院里。他掀开张子清身上的被毯,看着又红又肿的左脚,脸色突然严峻起来,他交待医师:一定要把张子清的伤治好。
张子清醒来。望见毛委员。随即问道:“前线情况怎样?同志们都好吗?”
毛委员说: “打了个大胜仗,同志们正在欢庆,你就好好养伤吧!”
张子清清瘦的脸颊上露出了笑容。他还想开口说什么,毛委员接着说:“部队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眼下,你的任务就是两耳莫闻窗外事,一心只管养好伤。但愿你早日归队,担起更重的担子。”
第二天,毛泽东率部队经坂溪:石洲、十都,回师井冈山。张子清住进红军医院,后来医治无效,与世长辞,终年才29岁。
 
 
 

上一篇: 一碗红薯

下一篇: 访问叶老汉

友情链接: 人民网新华网中国政府网株洲政府网株洲新闻网红网株洲站中国方志网湖南数字方志馆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院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