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史志宣教  > 红色印记  > 查看详情

八根扁担闹革命 “桃园结义”投红军

2017-11-12 21:32:33       来源: 中共株洲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编纂室

  一九二八年的农历四月上旬,正是农民要下耕,碗里冒饭吃的时节,邹家坊的农民纷纷要求地主老财邹锡林开仓济荒。可邹锡林不仅不听从民意,还把积谷高价卖给外地人,掐住当地人的脖子。当地农民对此愤恨不平,因为积谷会本来就是急济当地农民下耕济荒的,上半年把谷借出,下半年低息偿还,不能变买变卖,而地主老财邹锡林一伙却擅自推翻积谷会这个规定,把当时两块银洋担谷的价格提高到两块银洋只五桶谷,出卖给外地人,每担谷从中鱼利一桶。
地主老财这一行径,引起了邹家坊农民的奋起反对。当地有一位爱讲公理道不平的农民邹宪章同志,便毅然站出来充当了农民的出面人。他召集了刘琪、刘龙、刘虎、李彪、刘四一、春伢子和刘德仔等七人在他家开会,商议要为农民伸张正义打倒那班贪官污吏。会议上邹宪章说:“地主老财如不听从劝阻,硬要把积谷高价卖给外地人,硬要掐住邹家坊农民的脖子,我们就要为当地农民出面同他们拼”。在邹宪章同志的主持下,大家研究出一套拼的办法:一要齐心,二要敢斗。地主老财不听劝阻,我们就用扁担干,外地人不听劝阻,我们就用刀割断他们的箩绳,捣毁粮仓,让当地农民群众把积谷担走。扁担会就在这个基础上成立了。会议还作出了行动部署,决定首先用标语、传单大造革命声势:“谁要掐住当地农民的脖子,贪图暴利,高价把积谷卖给外地人,我们就跟他血战到底!谁人不听劝告,霸蛮要来邹家坊买积谷,小心割断你的箩绳。”舆论造出后,地主老财邹锡林火冒三丈,扬言说:“蚊子敢来火网冲,要他的命!”并将此事告诉了当地土绅伪保长邹富十七、邹富十八和他们的上司刘福章为他助威保镖。他在后台和上司的保镖下,不声不响地卖出几担谷。
 4月11日清早,扁担会的几位同志在对江台上拦住了六个挑夫的六担谷,经盘问和打听,得知是从地主老财邹锡林家高价买的谷,扁担会的同志便讲明这是地方救荒粮不能出卖的道理,要求他们挑转,经过一番动员和启发,这几个造纸的挑夫把谷挑转了身,他们前面走,扁担会的八个人就跟着后面行。当六个挑夫把积谷担回地主老财邹锡林的大门,并向地主老财讲清情况时,地主老财邹锡林怒发冲冠,大发雷霆说:“你们怕鬼,担起走,有事我承担!”老财还拍着胸部表态,“不担走,要回钱是不可能的,给我滚!”停在外面窗户下的扁担会的八位同志,立即冲进去,八根扁担围住了邹锡林两公婆,站在上的六个挑夫也阻止看守着,不准老财家其他人出进。邹宪章说:“谁叫你把我们的积谷高价出卖?不退回钱给他们就要你的狗命!”吓得老财邹锡林夫妇目瞪口呆,哑口无声。在这八根扁担的压力下,只好把钱退回了给六个挑夫,并答应立即开仓济荒,把积谷借给当地农民。顿时邹家坊120多担箩筐拥进来,一个上午就把积谷担个净光。
 风声传出后,当地的土绅和伪保长邹富十七、邹富十八旋即跑到东院毛坪报告了他们的上司刘福章,当天下午,刘福章骑上大白马,领着东院两百多担箩筐赶来与扁担会较量,当他们一来到,扁担会的八位同志,早有准备,各奔东西,逃到江西、茶陵等地去了。仓库不见粮,扁担会不见人,他们赶来抓人担粮的计划都落了空。刘福章只好骂了他的走卒邹富十七邹富十八一顿。“贼”走了打扁担,饭捅!饭捅!责怪他们报迟了信,闷着气,扫兴而归。
一九二八年九月间,邹宪章他们陆续从江西、茶陵等地回来了,邹宪章召集原来扁担会的八个同志在他家开了一个会。重新结拜为兄弟,他们像“桃园结义”一样,誓要“患难与共、同舟共济”。周宪章同志说:“我在茶陵、江西等地看见过红军,不打人、不骂人、专为劳苦大众办事情,我们在这里受土豪劣绅的欺压,不如去当红军,或许可以出口气。”大家认为言之有理,都乐意去。刘琪同志提出:我们不能空着手去,总得带点什么去吧!我听说,上陇瓦屋铺火铺里多了几个从茶陵逃来的土豪,我们来个捉土豪,叫他拿钱来赎人,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礼品吗!
九月十八日晚上,邹宪章同刘琪两个磨快了三根旧梭镖,他们十几个人一起拥过去,将土豪谭菊仙兄弟及弟妻抓上九江山,搞了九天九夜,迫使谭菊仙家拿出银耳三千七百元来赎回了人。他们就带着这批款子去到了江西莲花投奔了红军。
一九二九年春,邹宪章他们十几个人,随红军独立团来到了攸县边界打游击,独立团的领导同志为了开辟上陇这片根据地,叫邹宪章、刘龙、刘虎、刘琪、邹生云、邹祖昌等几个同志留下来工作,在上陇建立了秘密赤色农会,他们就将 “扁担会”改名为“赤卫队”,邹宪章任队长、刘琪任农会主席。一个月之后,赤色农会发展会员一百多人,气势磅礴,威震四面八方。吓得当地的土豪劣绅惶恐不安,赤色据点在上陇一带相继发展。
 
 

友情链接: 人民网新华网中国政府网株洲政府网株洲新闻网红网株洲站中国方志网湖南数字方志馆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院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室